唐多多

只觉得那似水的流年在那里滔滔的流着

昨天下了班,还不至深夜。可天气调皮地制造一个假象,让我这个假乐观的北漂小姐顿时“林妹妹”附身。
一闯进雾霾里,此刻自己就成了深蓝色背影,与这个年迈的老头儿并行着。

这些日子以来,今天算是下了一个早班。走了一段路程,刚想乘车,83路就开来了,心里有点开心,脸上却没有一丝波动。
习惯性的塞上耳机走到车中间位置,依靠在有挡板的地方站稳玩手机。瞟到朋友圈里,新来的同事想家想妈妈。这种话我在高三就不说了,此刻看到也只是冷眼,不做评论与同情。
公交车上我是有多无聊,两分钟内刷了两次朋友圈,又看到刚才那条。另一个同事评论表示同感,看到她们两个“互诉衷肠”。我终究没有抵挡住这该死的矫情,那堵坚硬的墙一下子就坍塌了,泪水莫名其妙也跑出来了,我赶紧低下头赶走这顽皮的家伙。
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虽然我不是自己心目中定义的女强人,但是也不允许自己就这样轻易展现柔软的一面。
参加了工作,心中和家里的关系也发生了转变。之前是伸手饭来,而现在,却要做爸爸压力的分担者,妈妈依靠的肩膀了。在往家里的电话中,我尽量表现出云淡风轻。妈妈有什么事开始询问我的意见,发了工资默默给爸爸充上话费。
到了一定的年龄,生活就会无情的把你扔出去,任凭你扑腾。
有时候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好,终于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萎缩在角落里。
元旦前,一个人从北京去石家庄参加培训班,故作“自来熟”掩盖内心的孤独。两天的培训转瞬而逝,在工作与考试之间周旋。
一周后又形单影只坐上去正定的火车。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小县城,灰沉沉的雾霾几乎吞噬我。住在没有反锁的房间,身体太累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晚上醒来几次,早晨天黑沉沉的就出发了。考完后立马坐上返还的火车,趴在小桌子上沉沉的睡去。
眼前的困难终究会离我们远去,而我们要做的只管努力就好,剩下的交给时间去吧!

工作的第一个11月🌵🌵

周六睡到自然醒,喝上一杯银耳莲子羹,化去入秋的干燥,阴润脆弱的胃。音乐绕梁间,画一抹淡妆,穿得体衣物。与同伴一起说笑,话间已到楼下,明亮温和的阳光洒在身上,透过棉麻抚摸皮肤进入毛孔。这样的好天气,拍拍云,追追风。不知不觉,我们到了十字路口,挥手话别。

就像今晚,时间静止,我们沉浸在这种欢愉之中。不用想之前的不快,以后的各奔西东。
毕业这件事拥有神奇的力量,它可以让不尚往来的人重新认识、容易让人即兴感伤、领导老师们的仪式感、同学们形式化的合影留念。
毕业那天,被分的四分五裂的宿舍想着聚聚。缘分一,聚散二的各种原因吧,无论怎样,反正,总该聚聚。
临近毕业,每个人的生物钟早已颠倒个白黑,宿舍里只有一台老摇头扇在墙顶吱吱呀呀的转,对于它的作用早已忽略。噪音?就任它躁吧!四十二度的天气,躺着不动都如同桑拿浴一般。深夜也无心睡眠,整理寄回家和工作要带的行囊。可以换钱的就规整打包,第二天拖到楼下便宜处置,然后用这笔公用财产来个好聚好散。
计日以俟,如约而至。我们相约到KTV,来一番通宵达旦祭司我们即将失去的大学。
下一首谁点的歌就很自然的接来麦克风,从容认真的唱完;没到自己的歌,两三人就掷骰子吃东西玩的不亦乐乎。四年来好像我们从来没有这般默契。大一快要放暑假的时候,宿舍里热的睡不着,那时间我们经常出去唱一晚,觉得终于没人管了,趁着正青春就想玩啊,造啊。学校边的KTV里唱前半夜,后半夜唱累了就睡去。第二天灰头土脸的回到宿舍倒头接着睡。这一刻,好像之前的那次大吵没有发生过,好像我们还是大一的那张白纸,好像她们都没有离开过宿舍,好像我们一直融洽的住在一起……可是后来的我们在各自的纸上涂了不同的颜色,绘制了各样的图案,向大学四年交了一幅很自己的作业。
此时大家都用最真实的自己小心维护这最后的相聚,而且忘记了之前的隔阂,放下了面具。找到最好的角度,捕捉最真的笑容,我按下了快门。我们心间的花在这一晚开的最艳,也许明天太阳一出来就会魂飞魄散,可是谁有会在意呢。
让这一晚就在我们心底。再见我的大学,我的室友们!

小学同桌-初中同桌-高中同班-大学各奔东西-上班来到同一个城市;
小学同班-初中同级-高中一块学画画-大学各自一方-上班来到同一个城市。
今天终于约到一起,回忆从前上学,吐槽现在工作,憧憬未来。深夜我们各自挥手,乘坐不同方向的地铁,愿命运许我们一个美好的未来,请认真努力生活,亲爱的姑娘们!

夕阳下的宛平城宛如一个婉约女子端坐在永定河旁,宛平城里的慢节奏每一处都像一副画;小时候诵读的“卢沟桥的狮子”,今日终于见识其形百态;七七事变在桥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一边行走,一边抚摸历史。

做一枝冷艳的蔷薇,在冰冷的黑夜里怒放

手上起了这么多小红点,痒痒的,想抓。是最近做毕设太用功了嘛😂🙈🙈

打开窗帘,抬眼看见如此纯净的天空,被感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