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多多

只觉得那似水的流年在那里滔滔的流着

周六睡到自然醒,喝上一杯银耳莲子羹,化去入秋的干燥,阴润脆弱的胃。音乐绕梁间,画一抹淡妆,穿得体衣物。与同伴一起说笑,话间已到楼下,明亮温和的阳光洒在身上,透过棉麻抚摸皮肤进入毛孔。这样的好天气,拍拍云,追追风。不知不觉,我们到了十字路口,挥手话别。

就像今晚,时间静止,我们沉浸在这种欢愉之中。不用想之前的不快,以后的各奔西东。
毕业这件事拥有神奇的力量,它可以让不尚往来的人重新认识、容易让人即兴感伤、领导老师们的仪式感、同学们形式化的合影留念。
毕业那天,被分的四分五裂的宿舍想着聚聚。缘分一,聚散二的各种原因吧,无论怎样,反正,总该聚聚。
临近毕业,每个人的生物钟早已颠倒个白黑,宿舍里只有一台老摇头扇在墙顶吱吱呀呀的转,对于它的作用早已忽略。噪音?就任它躁吧!四十二度的天气,躺着不动都如同桑拿浴一般。深夜也无心睡眠,整理寄回家和工作要带的行囊。可以换钱的就规整打包,第二天拖到楼下便宜处置,然后用这笔公用财产来个好聚好散。
计日以俟,如约而至。我们相约到KTV,来一番通宵达旦祭司我们即将失去的大学。
下一首谁点的歌就很自然的接来麦克风,从容认真的唱完;没到自己的歌,两三人就掷骰子吃东西玩的不亦乐乎。四年来好像我们从来没有这般默契。大一快要放暑假的时候,宿舍里热的睡不着,那时间我们经常出去唱一晚,觉得终于没人管了,趁着正青春就想玩啊,造啊。学校边的KTV里唱前半夜,后半夜唱累了就睡去。第二天灰头土脸的回到宿舍倒头接着睡。这一刻,好像之前的那次大吵没有发生过,好像我们还是大一的那张白纸,好像她们都没有离开过宿舍,好像我们一直融洽的住在一起……可是后来的我们在各自的纸上涂了不同的颜色,绘制了各样的图案,向大学四年交了一幅很自己的作业。
此时大家都用最真实的自己小心维护这最后的相聚,而且忘记了之前的隔阂,放下了面具。找到最好的角度,捕捉最真的笑容,我按下了快门。我们心间的花在这一晚开的最艳,也许明天太阳一出来就会魂飞魄散,可是谁有会在意呢。
让这一晚就在我们心底。再见我的大学,我的室友们!

小学同桌-初中同桌-高中同班-大学各奔东西-上班来到同一个城市;
小学同班-初中同级-高中一块学画画-大学各自一方-上班来到同一个城市。
今天终于约到一起,回忆从前上学,吐槽现在工作,憧憬未来。深夜我们各自挥手,乘坐不同方向的地铁,愿命运许我们一个美好的未来,请认真努力生活,亲爱的姑娘们!

夕阳下的宛平城宛如一个婉约女子端坐在永定河旁,宛平城里的慢节奏每一处都像一副画;小时候诵读的“卢沟桥的狮子”,今日终于见识其形百态;七七事变在桥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一边行走,一边抚摸历史。

做一枝冷艳的蔷薇,在冰冷的黑夜里怒放

手上起了这么多小红点,痒痒的,想抓。是最近做毕设太用功了嘛😂🙈🙈

打开窗帘,抬眼看见如此纯净的天空,被感动到☀☀

记得

早晨,一切都还没有醒来,这如此的寂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缓缓从睡梦中坠入人间,梦中的情节还没有淡去。我不敢睁开眼,闭着眼睛流泪。我怕睁开了眼,这单单属于我的寂静会被人声的嘈杂像浪花掩盖岸边的脚印一样毫无痕迹的冲去。我怕睁开了眼,会再次忘记这个人好久。
有好久好久没有主动的想起爷爷了,过年回家看到照片也只不过是睹物思人。脑海中遗留爷爷的记忆是他生病以后,那次他蜷曲在病床上,床单干净的可以用"苍白"来形容。皮包骨头的身躯,躺一会就得翻身。凹陷的眼睛来回扫视每一个人,许是预感到了生命的最后吧,所以努力记住每一个人。那个暑假里家人都在,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祈祷,愿时光温柔相待他。
梦中,爷爷倚杖站在我旁边,身体的虚弱不能让他如旁人般面不改色的站立。感觉要倒下了,我赶紧上前搀扶,嘴巴里并喊着"爷爷"。下意识里觉得这两个字如此陌生,感觉以前不是这个声调啊,有多久没有说到这两个字了。我暗自练习这个称谓,试图找回熟悉的声调,就像歌唱家练声那样把所有的声调都试了个遍,可是怎样叫都觉得奇怪。我不再叫了,开始啜泣。闭着眼感觉泪腺里涌出的液体,打湿了枕头。
可能是清明节的缘故,已故的亲人埋怨我早把他遗忘,故托梦。
记得《寻梦环游记》里,亲人归去我们无能为力,只要世间有人记得,他的灵魂才不会消失。对于人来说可怕的不是逝去,而是被忘记。

我抱着手机,在操场上踱着步子。发着呆继续前行。
操场上一个人奔跑的,情侣散步的,一家人饭后消食的,运动会比赛训练的,风中漫歌的,是如此遥远。我静静地遥望他们,眼睛是深黑色的,发出可怕的狂笑。人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我低下头,不敢看任何人。静静地走着,等待着,等待着,不知道在等什么,好像就这么走下去就会有人来告诉你往哪走。我把手中的钥匙丢掉,继续前行。不去想钥匙在灯下的光芒,只管前行,没有表情,眼睛是深黑色的。此刻的我,无所谓孤独,无所谓热闹。运动短裤狂奔而过,格子衬衫经过,牵手的也经过。操场外的车流,店铺里的音乐,初夏的暖风,幻化作一团黑气远离,远离我。我看到钥匙躺在黑暗中,灯光的照耀使他反射出一道光,我明白他示意我将其捡起,我无视前行。我走的很慢,几乎要停下来,但是我尽量不要让自己停下来,继续走着,终于我又走到刚才钥匙躺着的地方,我想去捡起他,可是我找不到他,怎么也找不到。找不到他我心里很难过,像猫抓的一样难受,这使我心情郁闷,我的眼睛是深黑色的。可是我决定不再找他,因为第一次经过的时候我就应该捡起他,又或者我就不该丢掉!